中国人被败坏的过程及希望 (上)

0
113

中国人被败坏的过程和希望所在,与王康先生对话(上)

07/03/2019

人类在漫长的历史上每一步前行,都离不开伟大的思想家。他们用真伦唤醒人性,以勇气面对强权。人,生而自由,没有自由和民主,吃穿再好,也无异于一群活得无聊的动物。强权禁止言论自由,窒污人的心灵,扭曲历史并毁灭证据。在专制的强压下,整个民族沦为行尸走肉。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对于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敢于讲真话的人,就是一个专制集权的掘墓人。谨以《真人真话》献给所有敢于面对现实,勇于讲出真话的朋友们。(音乐片头)

 编辑整理 Nancy (Maryland)

各位观众,各位听众,大家好!今天是六月三十日,在中国大陆现在天已经亮了,共产党在纪念他的生日。我们今天和王康先生一路南下来就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讨论了很多有关中国社会转型,中国社会大变局破冰点等等一系列的话题。其中有一个我们认为非常有现实意义,很有价值的,就是共产党这个体制,他和其它的专制有着极大的不同,虽然本质一样,但他花样翻新特别多。以至于现在他不光是败坏了这个国家的一个体制的问题,他把整个国民都败坏了。他怎么做到的,产生了今天这个结果。以至我们的百姓都感觉到很绝望,没有出路,好像国民都已经不争气了。事实是不是这样,我想王康先生在这方面有独到深刻的见解,我们现在来跟王康先生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

大师兄:王康先生你好,你认为中国这个体制,中国共产党把马列这套东西移植到中国来,强加给中国人民,,毛和斯大林有很大的不同统治方法。毛怎么做到的,把百姓的整体道德,整体国民性都改变了。邪恶到这个程度。是怎么做到的?

王康:有两个关于共产主义起源,过程和目标的文本。一个是阿伦特的,发表在1949年的《极权主义的起源》,(大师兄:这个书好像就是20世纪发表的?好像不是太早)1949年。讨论纳粹的兴起,纳粹的罪恶。(大师兄: 她是纳粹灭亡之后,她回过头来看,总结纳粹。)对。她本人是犹太人,后来流亡到美国。另外一个文本就是跟我们今天话题直接相关的,就是1997年苏联解体之后,东欧自治以后,一帮知识分子,包括前波兰,捷克,匈牙利的知识分子参加进去了。一帮大概十几个人,合作写了一本书,叫《共产主义黑皮书》,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这个是比较全面地总结了共产主义的崛起和兴衰这个过程。不光是阿伦特还是《共产主义黑皮书》都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刚才你提到的,共产党它居然在犯下各种历史的罪过的时候,它还犯了一条,尤其是中国共产党,它把被它统治的人民,就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给败坏了。

大师兄: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我特别感兴趣的话题。他怎么能够把一个民族都彻底败坏了?

王康:对。首先要说苏联和东欧各国,他们败坏了没有。他们一定程度也败坏了,但是只是一定程度。因为苏联是第一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从列宁到斯大林,到赫鲁晓夫之前,他们也进行了若干次血腥的大开绞肉机。苏联一开始就是这样,1917年十月革命,一上台年底十二月份,列宁就授权捷尔伦斯基,那个波兰人,组织了全俄肃反中央执行委员会,就是契卡。秘密警察他们完全可以超越法律之外,来消灭,

大师兄:有点像我们今天中共的中纪委,是不是?中纪委可以越过法律,直接抓人,中纪委审判。

王康:有点像。但是这个契卡是国家苏维埃政权公开的一个机构。一个正式的机构,他的特点就是穿着黑色的皮夹克,人都非常干练。

大师兄:像党卫军冲锋队。

王康:没错。跟冲锋队党卫军特别想像。冲锋队是一批地痞流氓,以罗姆为首的,后来给希特勒全部灭掉了。契卡以后就演变成国家安全保卫委员会。国家安全保卫委员会就是政治警察。他们的任务就是消灭苏联共产党,列宁斯大林他们所有的政治敌人,或者潜在的敌人,或者根本就不是敌人的敌人。包括尼古拉二世全家都被处决,都是契卡干的。契卡干的坏事太多了,包括波兰的卡廷森林血案,大惨案也是他们干的。1936年,1937年,1938年,在莫斯科轰动世界的三次大惨案,对老布尔什维克本身进行审判,加米涅夫,季诺维耶夫,基洛夫,布哈林。托洛斯基跑到墨西哥去了,他是缺席审判。总而言之,非常血腥。苏联人民没有介入,苏联人民介入的方式就是他们鼓掌欢迎。事件以后《真理报》或者苏联的官方媒体发布一个决议,或者公布什么罪恶,说我们又发现了又处决一帮苏联人民的敌人,复辟资本主义的这些坏人。苏联人民只是知道一点。最多一点就是它也有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但是都不是广泛的,不是持久的。以次相对的就是中国共产党。从50年就开始搞,首先批判反动电影“清宫秘史”,然后是“武训传”,然后就是大规模的镇反,肃反,三反五反。然后就是不停顿的以毛泽东为首的毛共分子们大开杀戒。

大师兄:我得请教一个问题。毛泽东在掌握政权之后,他可以直接杀戮,他可以杀。他为什么每次都从文艺界入手?先虚张声势地批这个批那个,那个电影,那个作品,什么“海瑞罢官”,从文艺入手视乎是他的一个惯例。“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 也是从这入手。他这个目的是什么呢?

王康: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是多管齐下。除了文艺界之外,他首先是军事占领,打败国民党,在军事上占领整个中国。然后是政治垄断,然后是经济上的垄断,然后是意识形态的垄断。意识形态的垄断,发动政治运动。有人准确统计过,发动过大大小小十四次的政治运动。都是持续的,全国范围的运动。青年人为主体的,以知识分子为背景,为对象,为目标的一种政治运动。那也是非常血腥的,包括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等等。毛泽东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毛泽东本来是湖南新民主主义学会的创办人之一。他们的革命不仅要革人的命,他们根本是在灵魂上闹革命,要造就一批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同时要消灭千百万同样数量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敌人。所以把他们当作反面教员,来教育群众。发动群众起来,把他们斗倒斗臭斗垮。这是跟苏联的很大的不同。这跟中国历史传统有关系。

大师兄:这个是不是毛泽东的发明?

王康:不完全是,秦始皇就焚书坑儒嘛。

大师兄:他焚书坑儒,他没有发动全国群众。发动群众斗群众这是毛泽东的发明。

王康:对。毛泽东的最大发明就是发明一种人民拜物教。这个人民是打引号的人民,他心里的革命人民,革命群众,然后对他们进行无限制的崇拜。就像他的个人崇拜一样,人民群众发动起来可以摧枯拉朽,可以无坚不摧。(大师兄:有绝对的正义性。),有绝对的正义性,而且还有排山倒海的力量。连刘少奇这种二把手,已经到了国家主席的身份了,在人民革命,人民群众面前经不起一驳。这是毛泽东独有的发现。我马上要补充一句,人民拜物教,人民崇拜一定是在毛泽东的个人迷信,个人崇拜之下。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和人民的崇拜,两者结合起来这就是毛泽东克己制胜的法宝。

大师兄:谢谢您,把这事点清楚了。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所谓的革命运动,在风起云涌的文化大革命初期,北大聂元梓他们这些人折腾。涌现一批所谓的革命运动的领袖人物,王力关锋戚本寓等等这些人。这些人都是革命群众的代表,毛泽东欣赏的。结果随后时间不久,一巴掌全拍下去了。就是您刚才点明的这件事。这些革命群众,无限的能量,伟大的正义性,这些必须在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个人淫威之下。他不能超过毛泽东。

王康:对。毛泽东的权威是无限的,至高无上的。(大师兄:是不可置疑的。)人民的权威完全是虚构的,而且是变动不拘的。这个人民有时候是大学生,有时候是工人农民,有时候是革命干部,军队干部,解放军,什么雷锋王杰那些人物。只有一个权威毛泽东,他是永恒的,是无限的,是不可制约的。但是人民崇拜是变动不拘的。正是因为是变动不拘的,毛泽东有很多名言,其中一个叫“吐故纳新”嘛。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要不断地吐故纳新,把旧的吐出去,把新的吸纳进来,这样就导致一个后果,前所未有的后果:人民被败坏了!今天败坏这一部分人民,明天败坏那一部分人民。整体上,整个人民,民族统统被败坏了。

大师兄:这个过程我想起来了,我父亲当年被坐牛棚。坐了一年多牛棚被解放出来了,所谓解放。搞了一个老中青三结合领导班子,成立革命委员会。见来一批新人,有军队的,北京军区守备二师的一个团级干部,军代表,还有了工人宣传队的代表进来,组成了一个新的革命委员会。结果就两三年又开了一批,又进来一批新的。被开掉的一批就被抓起来了。这样就导致这些老百姓心里想往上爬,自己出人头地,有人要出名,要出头有这么一个机会。同时也使他们要对上面这个人,所谓的毛泽东,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心存戒忌恐惧,一切都以他们为准。

王康:最典型的是红卫兵。红卫兵折腾了半天。全国大串联,毛泽东本人八次检阅红卫兵,像军人一样。结果到了九大之后,68年69年,毛泽东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一千七百万,将近两千万,我们这班人在农村。这班人就是红卫兵为主体的,最革命的,了不起的伟大的红卫兵要接受,老实巴交什么也不懂的农民再教育。毛泽东说:“严重的问题是要教育农民。” 现在这最革命的要接受农民的教育。毛泽东这个人,革命的手法玩得比所有的人,斯大林,金日成,波尔波都好, 毛泽东是玩弄人民于股掌之间,败坏人民于全部之间。他执政的28年当中,1949年到1976年当中,他犯下了无数的罪恶。最大的罪恶就是败坏人民,利用人民,怂恿人民,教唆人民去干坏事情。翻来覆去的过程里面就把中国几代中国人,不是一代,工农商学兵全部败坏了!

大师兄:可是这里头有这么一个疑问,我们没有直接明确地讨论这个话题。但是在不同研讨会上,我们有过涉及这方面问题。好像中国人的道德并不是在毛泽东的时代败坏的,而是在江泽民时代,闷声发大财,腐败治国,人才真正开始道德沦丧败坏。大家回忆什么呢?很多毛粉想念毛泽东,怀念老毛。他们说:“毛在的时候哪有贪官污吏,谁敢呀?大街上都是助人为乐,学雷锋。”“大家都礼让,街道也扫的干干净净。牛鬼蛇神,一个个都老老实实。” 那个年代的口号:只许你们老老实实,不许你们乱说乱动。包括我们接触的八零后,特别七零后的网友,在私下聊天时说:“你们这个观点不对。毛泽东有过也好,有罪也好,但毛泽东并没有把国家搞成现在这么烂。” “毛泽东是个原教旨,他要搞世界革命。中国人民为世界革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饿死几千万人,等等这些。毛泽东并没有把这个民族的道德搞坏。那个时候的人民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他不是现在这么物质化。物质化是邓小平改革开放后,江泽民搞腐败之国,中国人的道德才开始沦丧。” 这个观点和您刚才说的就不吻合。

王康:完全吻合。

大师兄:为什么呢?

王康:中国共产党它是一个整体。毛泽东也好,邓小平也好,习近平也好。当然习近平的说法: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你听我讲,中共作为一个整体,败坏人民也是一个整体。邓小平六四镇压之后,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然后有二三十年期间,只准人民在物质上面,在肉欲上面,感官上面,欲望上面变成腐败。用腐败来败坏人民,用经济,用钱财来败坏人民。(大师兄:对,没错。)这个是铁打的事实,谁都明白。毛泽东是用政治来败坏中国人民。毛泽东是用政治运动,不停顿的政治运动来败坏人民。这种头脑上面,心灵上面,政治运动上面,这种法纪荡然无存的将近三十年时间,败坏了中国人民。这种败坏首先是底部的败坏。(?at 19:10)然后邓小平八九六四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从把中国人民变成政治性的怪物,从政治上败坏人民,邓小平,江泽民等把人民变成经济怪物,从经济上败坏人民,同样是败坏人民。

大师兄:我可不可以打断你一下,可以不可以这样理解,毛泽东对民族的败坏是思想的,精神的。( 王康:对) 邓小平和江胡对人民的败坏升到表面上来了,看得很清楚了。过去

只是在思想里,大家都是平等的,贫穷大家都很贫穷,那时没有贪官污吏。像刘青山,张子善贪污了一点礼品,一万人民币的价值,天津市的领导,拉出去枪毙了。毛泽东了不起等等。实际上我听您的分析,毛泽东时代,他把中国人民通过不同的政治运动,吐故纳新,群众斗群众,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盯梢等等。要党性,要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大目标。不要家庭,不要亲情,先把人性这方面摧残了。精神和思想败坏了以后,表面上看上去人挺纯洁实际上这些人精神上思想上已经被败坏了,他没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了。毛死后,过渡到邓江胡让这个精神已经败坏的民族,彻底从物质上烂掉。是不是这么一个过程。

王康: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王康:当年红卫兵宋彬彬,他们这帮人,在北京,一夜之间,几天内打死一千多人,那还不叫败坏嘛?完全是纳粹,完全是法西斯嘛!湖南零陵地区已经到了吃人的地步了。广西也同样如此。郑义先生写了《红色纪念碑》。他老兄三次下广西去,采访这些人。人吃人是文化灭绝,是亡天下的,是最大的一种灾难。这还不叫败坏吗?再说,纯粹从经济观点来看,毛泽东有多少行宫阿?现在暴露的很清楚了。各级干部都有他们的特权嘛。都有特权,那个时候因为普遍的贫穷,整个饿死几千万,要怎么奢靡,也奢靡不起来,还不可能嘛。但是它已经埋下了,后来邓在六四镇压后,中国共产党把中国人民一快裹挟起来走向腐败,走向堕落,走向败坏的根子。这个根子就是用一种极其虚假的,虚伪的,狂妄的,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红色乌托邦,所谓的理想主义,让中国人民厌恶一切理想,一切道德,一切底线。中国人民就没有任何底线了。所以到了六四以后,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假冒伪劣就是小菜一碟了。尤其是这个军队和这个党,既然可以公开在天安门屠杀大学生和市民,那什么事情不可以做?这个底线已经没有了,内在的道德已经崩溃了。这是毛泽东时代,前三十年,几十次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留下一个,给中华民族抽掉了政治上的基石。让他们明白一切理想都没有意思。必须要面对现实,必须要满足我个人,眼前的,当下的,实实在在个人的欲望。谁能够提供这些东西,我就拥护他。那邓小平刚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你们挣钱下海吧都可以,只要你不问及我们的政权。(大师兄:四项基本原则)没错,中国从毛到邓的国民性,不是鲁迅的国民性,跟民国时代更是比都不能比,差太远,普遍地堕落。前三十年是毛泽东的政治运动。从政治上面,法纪上面,社会运动方面败坏中国人。他的恶果,我再重申一遍:就是让中国人没有了底线,对一切理想道德的约束都没有任何兴趣。刚好邓和江开始了闷声大发财这么一个后果。或者两者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

大师兄:这是不是习近平讲的,前后三十年不能割裂,一脉相承。

王康:完全可以这么说。当然习近平绝对不会意识到这个东西,他怎么会承认这点呢?他只是在说共产党的合法性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而我们说的是共产党败坏中国人民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是一以贯之的。没有什么后面变坏了,前面是好的。那是神话,那是巨大的谎言。没有前面政治上的败坏,就没有后来经济上的,前台上的,整个社会的这种堕落和败坏。是这种问题。

大师兄:这样的话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习近平讲的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

王康:可以解释的事情多得很。其中包括为什么毛泽东死了四十多年,拿他没有办法。第一因为邓小平说过,很多决策是我们共同的决策,如果否定了毛,那我们也要被否定掉。更重要的他不敢说的是,人民群众被毛玩弄于股掌之中,参与了很多罪恶,而人民是不能被审判的。(大师兄:人民怎么能被审判?)人民也没法自己意识到自己是罪人,他没有那样的勇气。很少有人忏悔。陈小鲁的忏悔,但是远远不够。这是中国现在国民性所决定的。人民不可能,我们都站出来,认为我们当年杀人,侮辱人,抄家诸如此类,我们是罪人,我们是纳粹。我们向几千万被迫害的人,我们向他们低头。没有啊。既然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能做出来,那么后面搞假冒伪劣,经济问题,那已经不算什么了。

大师兄:那么从这儿往深度解读,中国社会的变局,中国往前走。下一首当其冲的任务,个人,各个派别,由于学识认知,自己的遭遇所不同,得出的结论完全不一样。我接触到很多,比如有人说现在启蒙是非常重要的,要启蒙大众,让大家知道历史的真实。这个首先遇到很多困难,我们先不说防火墙内监视。很多老百姓宁可选择喝啤酒打麻将,不愿意去读书,不愿意知道历史的真实。他认为跟他没关系。这是启蒙这一块。另外反对的观点讲:实际上乌坎之后无启蒙。他说的“无”是没有必要的意思。换句话说,你们知识分子搞了这么多年,所谓的社会精英。但你看看乌坎村的具体经过,有你们启蒙吗?不用,农民自发的,有这个勇气,有这个觉悟来抗争,来向这个政府抗争,自选来夺取政权,建立自己基层的农村政权。这是对启蒙两派不同的观点。另外一个认为,实际上这个民族已经被败坏到这个程度了。要想拯救这个国家,这片山河,还有还有一部分,值得我们去救的,把我们的文脉保存下去。那拯救这个民族,就不要搞启蒙,直接搞政治。

王康:启蒙这个词用于中国,我认为太奢侈了。中国人现在是,我们刚才不得不认同,毛泽东和邓小平从政治和经济上面败坏了中国人。这是一个洗血自身的过程。这还不是启蒙,一个简单认识的过程。就像当年的摩西跟上帝说:索多瑪这个城市全部堕落了,我要把它毁掉,象庞贝古城一样。后来索罗门说:“上帝呀,我们还有几个好人。”上帝说:“你们只要有十个好人,我就不会毁掉索多瑪。”后来大家找出十来个人了。中国人成年一代,我们这一代,不单单有十个好人,占了相当的比例。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这是很难得出结论出来。另外一个就是摩西率领犹太人离开埃及,出埃及到迦南地区,获得自由。上帝说:“你们不配,你们要为奴四百年,等你们全部死掉以后,你们的后代,他们是干净的灵魂,他们才有资格配追求自由。”我看这个话说得极端了。跟中国一样,也许这批人离开这个世界,也许年青一代干净。他们未必干净,就算他们干净。这是举例的一种结果。启蒙当然是永远需要的。美国也要启蒙,中国更需要。我觉得迫切需要的是一场救赎,道德上的,灵魂上的救赎。什么时候能展开?国内有几个朋友从文化的角度,从知青的角度,从红卫兵的角度,出版了写一些丛书,都在呼吁自我拯救。我们不要老是看到外面的黑暗,其实我们心里同样黑暗。我们青年世代就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没有忏悔过,没有忏悔就没有救赎。但是一说到整个14亿中国人,我们就很暗然。当然14亿人不是全部被败坏了,但是败坏的数量那怕有一半就不得了。

大师兄:这是个很沉重,(王康:很沉重的话题。)而且非常复杂的话题。纷杂的,但是其中有一个,你刚才说的,我们这个民族,就我们这一代人来讲。您是40 末,50后,60后就是我们这班人,我们后面还有70后。这两三代人,如果让我个人来评判,我觉得好人还是多。虽然毛泽东对这整个民族的精神道德,简直是颠倒黑白,颠倒是否,为所欲为。换了一批又一批,这么来回这么折腾。但是我仍然认为中国文化那怕近存这么一点,它所发挥的力量还是超过毛泽东思想的力量。人心里的善还是超过恶。虽然有那么多的人作恶,人相食,人相害,人性中最黑暗,最丑陋的都展现出来了。但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六四天安门,以北京为例。百万人上广场的时候,北京整个市次序井然。没有人乘火打劫,偷抢闹。小商,小业主,小餐饮主动免费给大家做盒饭,送水,救护车来了让道。简单例子,在北京早年骑自行车撞了,最起码要骂大街。在六四时,碰一下大家非常客气。

王康:你终于把话题转到六四上面来了。六四,我认为它首先是中国人一场伟大的精神上,道德上的自我变法。其次才是一个和平请愿,才是一个政治上的抗议官倒腐败这些东西。问题是六四这个道德和精神,人民之我起来的变法,被邓小平为首的等老人们用屠刀,坦克给镇压了。才出现后面这种赤裸裸的这种拜金主义,物质主义,这种腐败。今年刚好是六四三十周年,这是49年以来,从来没有的,人民的精神变法。我们可以给它很多很多的说法。我认为你刚才说的小贩甚至小偷,平时庸庸碌碌的人,他们都起来了。那是一场伟大的人民的变法。发自内心的勇气理想都焕发出来了,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了。如果那场六四没有被镇压,六四不仅改变中国,而且改变全世界。它后来也改变中国,改变全世界,但那是悲剧性地改变。它不是一个成功的典范,本来是可能的。中国共产党对人民所犯下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六四还不容易,中国人的奴性被摆脱了,可以勇敢地大规模地走向街头,走向广场。居然被镇压下去了。毕竟是血肉之躯嘛。尽管这样,在天安门广场,在长安街大道上,还有王维林,还有很多以血肉之躯阻挡坦克的。

大师兄:非常多,我们现在不知道名字的。(王康:对。)真正的无名英雄,北京有很多市民在镇压之后,他们还在保护学生,藏匿学生,救助受伤的同学。在通缉令发布以后,很多市民冒着多大的风险,来帮助他们逃亡,来帮助他们先隐藏起来。他们是有正义感的。六四这个历史事件,可以解读的层面非常多。每个海内海外的,或政治团体,出自自己的视野,认知水平,或者自己的政治立场,在过去的三十年做出了种种的解读。我个人看法是稍微悲观一些。我想从悲观当中找出希望来。如果悲观当中还有希望,那我们就更有希望了。

王康:没有悲观的希望更有希望。

大师兄:对。虽然六四过去三十年了,有一种声音说,六四之所以被镇压下去,同时也显示了辜鸿铭说的,就是中华民族,中国人去除了野性温顺的动物。中国人最大的特性,就是中国人温顺,好管理。有人用这个佐证,为什么六四以后万马齐喑。大家都拜金,拜物,因为这个民族一当被打了以后,他会退缩,他会自己去舔伤,会默默地忍受,还是能够忍。他们说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六四除了很多积极东西以外,同时体现了我们这个民族的一个比较致命的弱点。就是受到伤害以后,他不是继而反击,而是退缩。很多人讲了,匈牙利,捷克事件展示了匈牙利人民,捷克人民他们的勇气。一旦是你镇压了人民,更多人会奋起反抗。上个月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在湾区搞了几个研讨会,其中有一个着重谈了这么一点,中国的八九,带有民族色彩,初级的诉求民主运动,如果换了一个民族是不是就应该成功了。北京发生镇压了,全国其它城市自治区,省会的大城市学生已经上街了。当北京的开枪消息传来以后,各省市不是退缩,而是马上请缨造反了。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成功了?为什么北京一开枪,全部被压下去了,全国都压下去了。其他城市没有开枪阿。长沙没有坦克车,广州没有,海南没有机关枪阿。山西大同也没有。太原也没有,为什么一开枪安,全部被压下去了。这个现象大家是讨论了很久。我是很少说话,因为我是多听大家说,我要多思考。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深入思考前,我不便乱讲。

王康:如果戈尔巴乔夫在1991年的819事件前后,站在国家紧急委员会那一边。(大师兄:也动用武力。)大量坦克已经进入莫斯科了,那部队已经整装待发了。已经准备好几十万份逮捕证,几十万付手铐了。如果戈尔巴乔夫怀着十月的心,向苏共执政当局下了达命令,实行镇压,那么苏联的自由之火一样下去,苏联的政权一样可以延续。东德也好,西德也好,捷克统统如此。这是人性的普遍必然,在极为残暴的,血腥的镇压面前,血肉之躯它的抵抗是有限度的,他不能是无限度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是叫中国共产党,毛泽东,邓小平他们下得了手。(大师兄:他们是没有底线的。)他们自己就没有底线。他们是所谓从战争过来的,杀人起家的。这个杀人是他们的本质,是他们的祖业。关键时候他就毫不犹豫。他唯一犹豫的是能不能把部队调得起来。至于后果,邓小平不是说了,我们不怕国际抗议,我们可以敢冒天下之大不违。苏联和东欧各国的统治者不敢走出这一步,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大师兄: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 就是东欧和苏联始终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约束他们或者看着他们。那就是上帝的眼光,就是宗教信仰的约束力量。

大师兄:这个力量大过了共产党的思想教育力量,就是洗脑的力量。包括苏共共产党高级干部到关键时候,都不愿向人民开枪。

王康:是啊。当时那些(?42:33)部队的青年军官,少校上将都说,我们不执行命令,我们决不会向人民开枪。这句话如果中国军队,当然中国也有,徐勤先,三十八军军长。是太个别了。而在苏联,在东欧各国,不是个别,而是大部分,罗马尼亚那个以身殉国的国防部长在内。就是军队在最关键的时候站在人民一边,枪口对着人民的敌人那边去了。你说这种国家当然过的来。

大师兄:今天我们刚才谈了六四那边相关的话题。主要的毛泽东到邓江胡这些人把中国的国民败坏了。现在如果让您来分析,我们假设说共产党现在倒台了,有没有希望重新拯救中华民族的这个道德灵魂,有没有希望?

王康:当然有希望,希望大大的。

大师兄:假设共产党倒台了,从理论上讲。当然我相信这天不会太远了。共产党结束了,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拯救这个民族的道德和灵魂,第二件事,第三件事是什么?

王康:我觉得这个话题,我们还不能走得太快。我觉得现在中华民族又遇到一个很大的坎,一个危险。就是习近平这帮太子党登上中国舞台,还登上世界舞台的中央。如果他们得逞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国人可以走出国门去,而不仅仅是华为,而是中国的军队走出国门去。中共的军队作为占领军,然后在某一个国家,某一个广场去,某一个地点去,你看看这只军队会做什么事情出来?或者更多的中国青年人会做什么事情?当然这是没有发生的事情。我说的是如果习近平的这一套红色帝国,或者这套世界性的谋略,如果成功了。不要说完全成功,成功一部分。欧美国家肯定是最后一步了。就是在亚洲国家里面,你看看他们。如果他们到台北去,到香港去,都是中国人。他们不会大开杀戒吗?我才不信。当然我现在回答你这个问题。如果共产党一遭不存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由的太阳升起来,而不是专制的黑夜还在笼罩着中国的话,中国会很快地恢复到它本来的样子。什么叫本来,就是中华民国三十八年的历史。有相当进步的,完备的,接近欧美式的宪法。有普世价值。有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又跟世界英美国家结盟的,伟大的抗日战争的历史的资源。有在亚洲四小龙,反复被证明的儒家那种传统的文化,和西方资本主义的主流是完全可以结合在一起。就是(?45:54)国他们证明的这一套东西。另外一方面,虽然被败坏,虽然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如果中国出现一批真正的民族的英雄和精英的话,他们可能带领中国走出这个索多瑪式的腐败和苦难的黑暗王国。他们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这个民族引向正道。这种奇迹,刚才说了,三十年前在天安门广场就发生过。不是没有发生过。像中华民族,这个伟大的民族绝对不会完全被腐败掉。不管是毛泽东还是邓小平,你们休想做到。

大师兄:对。几千年的文化,它倾入中国人文化的每一个毛孔和骨髓里面的传统文化,价值,这种力量,它绝对不是毛泽东27年和邓的几十年,完全把它破坏掉的。在人心中,我相信是非观,善恶观,这些还是存在的。六四当然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前面有“小阳春”,后来发生八七上海的学运,后来发生六四。展现了中华民族一旦有了这个机会,有这个自由的空气,人性当中善的东西,中国人心里善的东西全部就迸发出来了。 (王康:对。)这是第一个。刚才有这么一个话题,我得讲一下。这个话题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您讲的中华民国,自制宪法,五权宪章,中华民国的法统,道统这些东西。把它重新引入,恢复中华民国,加入现代时代很多新的理念,元素。完善孙中山的理论和治国的经验,三十八年的治国经验,和蒋公的成败教训都拿出来。把它彻底地梳理后,拿出来这套东西。我的问题是共产党到了,昨天刚倒的,死了,今天开始中华民国的这套东西,是不是要实施?

王康:中华民国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三十八年的记录是正面的,是有巨大的历史借鉴意义的。尽管如此,因为七十年来是中共在中国土地上,另外一条历史的统治和统治的原则。这个有一个转换的,有一个创新的过程,不是简单搬来就行了。这个我刚才强调得那么细,就是中国人民七十年来,被败坏,被奴役的,这个空前的苦难和不幸当中,会产生一种智慧,一种经验。这种智慧和经验。我们现在没法去说。只有共产党不存在的时候,它的意义才会陡然出现。这个在民国的三十八年经验里面还不能穷尽。未来的中国人只能是借鉴中华民国。包括香港台湾的同属一个民族的,他们干得如此好。台湾,香港和中华民国的经验,都可以为将来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一个中国,一个真正的新中国提供正面的经验和教训。但是最大的经验和教训还是来自中国大陆。就是被统治的苦难,被奴役的心酸,这种灾难和腐败,被败坏的这种耻辱,会转换为一种重来没有的智慧,和一种精神和道德的伟大的变法。

大师兄:您刚才说的这个,中华民族一旦转换成功,(王康:前途无限。)勃勃的生机,就像初升的太阳一样。(王康:对。) 那现在实际产生这么一个根源问题。我刚才没有直接讲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呢?也就是大家看到的中国现状,毛粉,小粉红,左派,跟习近平跑的,各地的不明历史真相的等等这么一大批,我们不知道具体数字,肯定有很多这样的人。有没有必要共产党倒台后,先要戒严一段时间?或者军管,或者武力强行推广民主的价值观,新闻的自由,甚至大大地向前推进一步。象波兰一样,直接宣布共产党的理论,共产党的一套东西为非法的。禁止它再发生,把它从国家制度上,国家层面上,法律上彻底禁止,有这么一个过程。因为人要慢慢习惯一些东西,习惯性的动物。经过五年也好,十年也好,人们彻底的习惯了新型的民主制度,大家相互尊重,可以辩论,可以观点不同,可以吵架,但不可以进行人身攻击,甚至是动手迫害。希望这是一个过程,同时用五年十年的时间,把历史的真相以24小时,滚动式地,向全国人民不停地,每一个阶段的历史真相,全部把它展现出来。让大家自己看,你们过去受共产党欺骗,这些东西,哪一个是真正历史。从抗战国军将领牺牲两百多位。从三门峡水电站,三峡水电站的修建过程,没有辩论,没有民主。土改杀了多少善良的农民,勤劳苦干的农民。工商改造,公私合营,同购统销,大跃进,大炼钢铁等等。所有这些荒唐的东西,把这个历史的真实展现给中国人民。有这么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当然一开始宪法写明白,十年军政时期,在这个时间,我们禁止一二三四五的。十年过后,大家都有了常识,有了正常的是非观了,有了正常的符合人的人性,符合人类基本道德立场之后,然后我们再开放言论自由。在这之前不能给言论自由,这种说法成立不成立?

王康:共产党一旦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郑也夫先生不是最近发表文章嘛,就是元旦那天,共产党唯一可以做的一件对中国人民有意的事,就是自己退出舞台。我是这样认为肯定是会出现一个过渡时期,但是不会出现天下大乱的时代。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